返回

14 校场之乱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ap.sjwx.info
    14 校场之乱 (第1/3页)

合路之地的月色似乎比会稽城的要美许多。

    临近中秋,月满如盘,十里桂花,满城飘香。加之此处无王权干涉,民风自由,每至晚上,大街上便熙熙攘攘,摆摊的、卖艺的、吃酒聊天儿的……众生万象,应有尽有,再加之三国阅兵在即,进驻的军队,观礼的各国使节和百姓纷纷前来,合路的夜色比往常更多了三分人气儿。

    “合路无人治理,可是竟然比会稽还要繁庶几分,莫非这便是老子所说的‘无为而治’?”勾践望着江面之上来来往往的船只,举杯轻抿一口杯中酒,似有所思。

    忽江面上有人引棹而歌曰:

    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日何日兮,得与王子同舟……”

    “蒙羞被好兮,不訾诟耻……”

    勾践循声望去,只见一画舫上立着一年轻男子,手执纨扇,长身玉立,镶着金线的淡蓝色衣袍在夜风中翻飞舞动,远远望去,宛如下凡的谪仙。

    他来了!

    看到夫差的身影,勾践心中不觉一动,一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心几烦而不绝兮,得知王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山有木兮木有枝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夫差已站在勾践面前,深邃的眼眸望向勾践,眼神幽幽,唇角勾出一个迷人的弧度,缓声道:

    “心悦君兮君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勾践只觉心跳漏了半拍,偏了头,躲过夫差灼热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合路夜色如此之好,菼之在此自斟自饮,岂不辜负了如此良辰美景。”

    夫差不请自坐,拿起几案上的酒盉,斟了杯酒,仰头饮尽。

    勾践望着桌上那被夫差刚刚放好的阴阳双龙盉,脸色微变,数息之后,勾践举起酒杯,轻抿了口杯中酒,淡声道:

    “合路夜色是好,不过这几日身后有人盯着,也就无心欣赏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,夫差一直派人悄悄跟着勾践,这一切勾践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

    夫差佯装不知,淡淡应了声,又饮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殿下想要知道什么,问我就是了,何苦派人偷偷摸摸地跟着呢。”

    夫差见勾践已然确定监视他之人乃是自己所派,也不好争辩,当即承认道,

    “合路之地,龙蛇混杂,姬某只是当心菼之安全,遂派人暗中保护菼之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勾践冷笑一声,一杯酒下肚,对夫差道,

    “想必今日你我也绝非巧遇,而是殿下专程来寻在下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数日不见,寤寐思服,求之不得,辗转反侧。”

    夫差勾起的唇角带着一丝嬉笑,深邃的眸子却很认真的望着勾践,仿佛欲将那张脸映进自己的眼睛,刻进自己的脑中。

    夫差灼热的视线让勾践感到有些害怕,他偏过头,避开夫差的眼睛,淡声道:

    “那殿下也已知道楚越联盟之事了吧?”

    听出勾践语带嘲讽,夫差将杯中酒饮进,沉默半晌,方道:

    “此事贵国灵姑浮将军已经拒绝楚使之邀,而且听说菼之也说了不少好话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,经由夫差亲口说出,不知为何,勾践只觉心口一阵咸涩。

    “人心果然是不可靠的,曾经说的喜欢都是假的吧,本来就没有准备相信这个人,可是为什么知道这个人的真实意图后,心会感觉到疼?”

    勾践小心翼翼控制着体内起伏不定的情绪,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冷哼一声道,

    “在下之所以拒绝楚越联盟纯粹是为了维护我越国之利,殿下不必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菼之当时如何作想,毕竟你还是帮了我,这杯酒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“某只是为越国考虑,酒就不必了,时已不早,在下先行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勾践说着,起身,对夫差做了个揖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!”

    夫差连忙起身对着勾践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wap.sjwx.info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