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5章 安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ap.sjwx.info
    第5章 安顿 (第1/3页)

    太子妻妾有太子妃、良娣、宝林三个等级,杜二娘杜妗是良娣,秩正三品。

    今年正月,太子妃韦氏因韦坚案被迫与太子和离。对此,杜妗喜于自己有了成为太子妃的可能,同时却也心中惴惴。

    这日才送了太子出门,婢女曲水便匆匆赶来禀报道:“大娘让人拿了信物来,称出了天大之事。”

    杜妗知道长姐自从嫁了柳勣之后嫁妆几乎卖尽,唯有一枚玉佩还在,接过一看,连忙吩咐带人进来。

    “天大之事?”她已预感到不好,泛起一阵颤栗,自语道:“如履薄冰,终究掉进了冰窟窿。”

    她调整了情绪,赶到偏厅,正见一个小郎君正襟危坐于蒲团之上,气度沉稳。

    可当他回过头来,杜妗却察觉到了一种被审视之感。

    她不由微微蹙眉,问道:“敢问小郎子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郎子”是对英俊少年的美称,加了个“小”字则是她下意识对于被薛白审视的反抗。

    “薛白,受了杜家恩惠。”薛白单刀直入道:“柳郎婿状告杜家‘妄称图谶,交构东宫,指斥乘舆’,京兆府已拿了令尊。此事有人在背后操纵,我们已找到证据,想呈给太子。”

    杜妗脸色瞬间一变,但迅速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子不在,可否先将证据给妾身看看?”

    薛白拿出那张状纸的草稿。

    曲水正要上前,杜妗已俯身到薛白面前接过,一片白腻映入他眼帘。

    隐约的香气飘过,她拿着那稿纸在对面的薄团上缓缓跪坐下来,仔细看了,招过曲水,低声道:“速让人去请太子回来。”

    其后,她才向薛白问了详细的经过,薛白遂从他昏迷失忆在杜家当书童开始事无巨细地说了。

    杜妗听过,拍了拍心口,露出庆幸之态,道:“薛郎子为杜家奔走,妾身今日微寒无以为报,往后必重谢。”

    薛白却缓缓道:“我虽然失了记忆,但却知道自己既然被人打得奄奄一息,一定是之前得罪了什么人。今日过来时外面有人盯梢,这些人也许会查到我失忆之前的事,给太子带来麻烦?”

    杜妗目光一凝,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。说是怕给太子带来麻烦,实则是想要太子的庇护。

    她语气有了些细微的变化,道:“你若惹了什么麻烦可以直说,妾身能帮的,绝不推托。”

    薛白道:“但我真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杜妗略感不快。

    薛白又道:“青岚说我脖后有烙印、腿上有勒伤,该是官奴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模样,可是富贵人家被籍没为奴的?”

    “想不起,但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杜妗愿意还这个人情,但太子如今的处境并不好。在不知道薛白身上的麻烦是大是小的情况下,贸然答应庇护难免有风险。

    于是她再一次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薛白一会,思忖着这个人值不值得帮。

    最后,杜妗点了点头,道:“好吧,妾身会保你无事。”

    薛白稍稍松了一口气,问道:“我可否见见太子?”

    “太子事忙,不便见你。”杜妗眼波一转,道:“你若有事,与妾身说也是一样的,东宫绝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薛白看向她,看到了一种很熟悉的眼神,马上明白过来——同样是为东宫做事,她希望他是帮她做事。

    可见,她与太子虽是夫妻,两人之间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。

    薛白不动声色,道:“我听说了年初发生的韦坚案,一直在想,如果这回太子再次放弃身边的人,对人心也不利吧?”

    他俨然已有成为了太子良娣幕下谋士之态,站在杜妗的角度考虑问题。

    青岚见此情形惊诧不已,自杜家救了薛白至今只有五日,他却日日都能显露出更多奇异来,可见城府极深。

    杜妗却极需要这样的人,不由面露微笑,道:“你放心,我不是韦妃,且我们有了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wap.sjwx.info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