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1章 长安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ap.sjwx.info
    第1章 长安雪 (第1/3页)

    冬,十一月,长安。

    窗外雪花簌簌。书房中,多宝搁子摆满了书籍,案几上放着一根腰带,腰带上挂着个银色的鱼袋。

    鱼符则落在外面,正中是用以核验的凸起的“同”字,两边分别刻的是“太子左春坊”、“赞善大夫杜有邻”。

    杜有邻正坐在胡床上捧着一卷书专注品阅,沉浸于先贤学术。

    忽听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,他的续弦妻子卢丰娘嘴里慌张唤着“郎君”径直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被搅了清静的杜有邻立即眉头一蹙,问道:“又出何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。”卢丰娘急得反而结巴起来,道:“五郎在外头遭人欺负了!”

    杜有邻放下书卷,不耐烦道:“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柳勣把五郎带到平康坊去了,不知与哪家浪荡子起了冲突,动……动了手。”

    “畜生,敢去那等去处。”杜有邻狠狠叱道,“还不带回来?留在外头毁京兆杜氏声名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儿何曾去过那等去处?还不是你那大女婿带的。”

    卢丰娘一张胖脸上满是委屈,偏说不清楚,只好跺着脚转身一指,叫候在书房外的一个小厮进来。

    “快,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杜有邻见是大女婿身边的小厮,目露嫌恶,侧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回阿郎话,我家郎君只想带杜五郎到南曲吃茶,杜五郎见了坊楼东面右相的宅邸,问了句‘右相如何住在这莺红柳绿之地’,恰被吉大郎听见,起了口角,吉大郎让人将杜五郎拿了,说要押到相府去赔罪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杜有邻已变了脸色,问道:“哪个吉大郎?”

    “是京兆府吉法曹家的长子。”

    杜有邻倏然起身,趿着鞋往外走,喊道:“全瑞。”

    家中管事全瑞早已候在廊下,俯低身子,小步上前应道:“小人在。”

    “速将那个畜生带回来!”

    “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全瑞遂让那小厮领路,匆匆出门往平康坊去。

    杜有邻一脸不悦,来回踱了两步却又坐下,拿起书卷继续看。

    许久。

    卢丰娘在廊下徘徊,见家中管事全瑞独自一人匆匆跑回来。

    “五郎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小人找不见五郎。”

    全瑞还在喘着气,边回答主母,边敲了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“何意?”卢丰娘大惊失措,追着他问道:“找不见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吉大郎并未带五郎去右相府,但不知带到了何处,小人已留人在附近找寻。”

    全瑞说到这里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杜有邻听到外面的动静,开门出来。

    “阿郎。”全瑞低声道:“听周围人说今日南曲闹出了人命,恐怕事情大了,阿郎是否出面到吉家走一遭?”

    卢丰娘一听出了人命,吓得摇摇欲坠,忙道:“郎君,你快去求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杜有邻叱住妻子,吩咐道:“再去找,找到五郎再说。”

    全瑞擦了擦额头,道:“阿郎,府上只有十余奴仆,小人是否到对面的魏家借些人手一并寻找?”

    杜有邻看起来沉着,其实没甚主意,问道:“可行?”

    “小人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这次卢丰娘直接赶到角门边等着,焦虑不已。

    终于,婢女青岚抬手一指,道:“娘子,快看。”

    只见两个青衣奴仆正向这边跑来,其中一人背上还背着个人,远远便向这边喊叫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杜五郎是我们找到的!”

    “我儿!”卢丰娘大喜,哭喊着迎上前。

    这两个魏家奴仆颇为热心,一人继续往前跑,将杜五郎背进院中,另一人安慰不已。

    “杜家娘子放心,活着……小人先是一探,本以为没气了,再一探,活着,活着。”

    可见,能救回杜家小郎君,他们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那昏迷的少年被放倒在杜宅前院的庑廊下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十五岁左右,生得一副极好的相貌,五官精致,虽是闭着眼也能让人感到气质不俗。

    只是身上只穿着单衣,脖子上还有淤青,显然被人狠狠掐过。

    “我儿……”

    卢丰娘大哭着扑上前,定眼一看,嘴里的呼喊却是硬生生停住了。

    她愕然片刻,讶道:“这不是我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杜家郎君吗?”

    两个魏家的奴仆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这怎能不是杜家郎君?我们捡到时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大门处一阵嘈杂。

    全瑞匆匆赶回来,招呼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wap.sjwx.info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